小提琴协奏曲——勃拉姆斯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赏析

发布日期:2012-03-20

导语:在前面的小提琴协奏曲赏析的文章里,北京小提琴专卖店中国小提琴网小编与大家分享过很多小提琴曲目中的名篇,在今天的小提琴协奏曲赏析的文章里,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伟大的作曲家勃拉姆斯著名的交响曲作品——《D大调第二交响曲》,一起进入今天的小提琴赏析吧!

D大调第二交响曲,作品73号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

不同于第一交响曲长达二十年的呕心沥血艰难完稿,第二交响曲几乎完全是灵感喷薄的作品,在风景如画的贝尔察赫,作曲家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基本上完成了它。在那个僻静的小村庄里,勃拉姆斯度过了一段自由而愉快的日子,那里纯朴自然的民风让他充满了狂热的幸福感,完全融入了交响曲那些温暖热烈的音节之中。给克拉拉的信里他写道:“这么多旋律到处飞舞着,得小心点才不会践踏到它们。”确然如此,与第一交响曲那些硬梆梆不易接近的主题不同,第二交响曲从头到尾洋溢着平易近人的亲切,如歌的旋律四处飘散,优美段落层出不穷。

首演在维也纳举行,获得了异乎寻常的巨大成功,掌声热烈持久,如痴如狂的观众还要求加演了交响曲的第三乐章。当然,维也纳人的这种喜爱不知是否源自于他们对三拍子舞曲的喜爱,因为第一和第三两个乐章都几乎可以让他们随着乐声翩翩起舞,然而他们表达这种喜爱的方式似乎令勃拉姆斯难以忍受。维也纳一意地将勃拉姆斯与贝多芬相比,第二交响曲旋即受封为“勃拉姆斯的《田园》”,虽然比尔罗特在评论这首曲子时说“这是一首充满微波荡漾的溪流、蓝天、阳光和凉爽绿荫的乐曲”,然而《田园》这个封号还是令勃拉姆斯异常恼怒,对于维也纳的“蠢蛋们”报以更强烈的抨击,作曲家对听众品味的不信任似乎又在逐渐加剧了。

虽然同样被称为《田园》,但是第二交响曲与贝多芬的第六交响曲之间依旧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如果从四乐章套曲的逻辑结构上来分析,第二交响曲反倒更加接近贝多芬的A大调第七交响曲,同样是用一个奇妙的第二乐章中和了余下三个乐章的欢快氛围,而且在乐章情绪的演变上也差相仿佛。

第一乐章展开于圆号的温暖动机里,仿佛是暖融融的春末阳光。不同于贝多芬《田园》开篇里弦乐组那些优雅轻巧的跳跃,勃拉姆斯更加注重音响的厚度,造成一种踏实而又沉厚的效果,色彩更具浓烈质感。整个乐章就在这样温柔舒徐的气氛里行进着,一派和煦的抒情基调。

第二乐章在感情色彩上是一个鲜明的异类,开篇主题仿佛是昏沉的旷野上默默低垂的云霾,四望感慨,情绪低沉,在这种深沉的冥想之中,又透出了某种宿命悲剧的端倪。这样戏剧性的对比效果立刻平衡了前后乐章中的狂喜氛围,恰是整部交响曲逻辑的中点,有效地保持了情调的稳重。音乐织体色彩丰富,极尽摇曳多姿之能事,这种充满思辨气味的柔板大可以说是作曲家一贯的拿手好戏。它也同样立刻提升了这部曲子之中诸多内涵的可能性,勃拉姆斯曾给首演指挥汉斯·里希特写去一封署名“你的不修边幅的小勃”的信,特地提到希望在总谱上把曲名标以黑框以突出其悲剧效果,并要求交响乐团臂戴黑纱演奏。当然,又是他不甚高明的小玩笑,然而倘若单拿出这个第二乐章,虽然未必像贝多芬第七交响曲中那个葬礼进行曲一样悲怆,可是那种难以名状却又渗入字里行间的沉绵情愫,会否是作曲家某一次远眺间真实的心境呢。

经过了第三乐章如小步舞曲般娴雅的休憩,末乐章以一种奔放热烈的饱满情绪发出了歌唱,这个乐章无疑是一个重心后置的真正高潮,不论是第一主题那充满力量的热情表达,还是第二乐章欢快的颂歌,完全抛弃了任何情绪对比的素材一味地高唱着幸福的声音,一直导入了辉煌的尾声。勃拉姆斯很少写出这样纯粹辉煌的结尾,甚至有一种狂喜似的况味。或许是他终于在交响曲领域破关而出后的喜悦,或者只是受了贝尔察赫风土人情的感染,这样一场狂欢,于这个外表严肃的德国大叔而言,实在是少见的坦率。在首演结束之后,掌声终于渐渐停歇,一位观众大喊:“永远也不要忘记从这首音乐中享受到的快乐。”对于被称为“维也纳阴郁音乐制造者” 的勃拉姆斯来说,这可真是难得。

勃拉姆斯的第二交响曲,D大调,OP.73,1877年创作于奥地利避暑胜地沃特湖畔的一个小村,1978年1月10日在莱比锡布店大厦大厅首演,指挥是勃拉姆斯自己。这部作品包括四个乐章:1.不太快的快板,以宁静与抒情的气氛开头,基本主题类似维也纳优美的圆舞曲。2.不太慢的柔板、沉思,严峻与壮美,有3个主题的互相变化,被称作勃拉姆斯的哲学抒情诗。3.优雅的小快板,谐谑曲形式,但近似古典的维也纳圆舞曲或连德勒舞曲。4.活泼的快板,这个末乐章接近坚毅而有力,但仍保持这部作品的抒情特征。这是一部温暖而明亮,充满奥地利乡间风光的作品。

您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