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好学吗?不用征求别人意见

发布日期:2012-03-07

经常有网友问“我快30了,想学小提琴,小提琴好学吗?小提琴难学吗?是不是太晚了,原来还热情高涨,现在都打击得没信心了。”像这样的朋友,这样的问题在各论坛上非常多,而答复的人也基本分为两种,其一是说“根本没戏”,其二是“有志者事竟成”。估计提问时遭到的第一种答复的较多。我的回复是:“学琴不用征求别人的意见,自己去做就是了。”

 

我34岁开始练小提琴,至今快5年了,应该说现在属于会拉琴了,当然程度不高。我作出学琴的决定并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甚至一年多了家里人都不知道,就是找老师、买书、学、练。我想我当初要征求老师和家人的意见,估计没几个人会同意。我遇到的第一个老师就说“你最好去学钢琴”。幸亏没听他的,我才走到了今天。

 

回想起34岁以前,我也是和这位网友一样,想搞点什么总爱征求人家意见,结果都是“被打击得没信心了”。想考研究生,征求单位和老师意见,他们说“要那么高文凭有什么用,现在你的单位多好,研究生也未必能进去”,于是我安心工作至今。想业余搞点文学创作,征求作家的意见,他说:“这个东西太苦了,像我们搞专业的都很难成名,你又不是文学专业的... ....;即便你写出来,谁给你出版;即便你出版了,谁看啊?”于是我便把半米高的稿子全卖废品了。

 

刚结婚我还不想造人,便没事造文字。也不再和任何人商量,没成想我在两年内就出版了两本书。尽管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可能是文字垃圾,但我问新华书店,也都卖出去了。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我知道了一本书该怎样写,别人的书为什么那样写,自己写与不写有什么价值。也像旅游一样,那个城市我去过了,我不再惦记。孩子,也经过艰苦卓绝地八年炕战,于2000年横空出世。当然这种事也没和其它人商量。

 

和一位提琴演艺人员唠嗑,她说自己春节期间演出活动多,很累。我就感到我们这些业余小提琴爱好者倒是挺幸福的。五十年代有本小说,叫做《工作着是美丽的》,以前觉得书名很特,现在却觉得应该是“业余着是美丽的”才好。

 

但凡把拉琴、作琴、教琴当作职业来做的,就必然和赚钱、谋生与无可奈何联系在一起。别说薛伟、耿国生这样的名人会时时感到烦躁,就是小提琴专业的一些学生,也常常流露出根本不喜欢这个职业的情绪。

 

前几天一直在想“师从盛中国、用耿国生的琴、拉巴赫”,忽然觉得那样一来,我岂不是要从业余走向专业里去了吗?你也许要问,走向专业有什么不好?是的,从技艺的进步方面讲,这是对的。但我相信一旦我走向那一条路,就会像大家流传的“四大傻”那个顺口溜一样:“泡妞,把自己泡成了老公”。结果注定是可笑的。

 

我现在有时间就拉拉琴,没时间就不拉;想拉就拉,不想拉也没有负担;拉好拉坏无所谓,就是一个玩儿琴的手儿。暂且不说自己能否把小提琴玩到专业程度,就是假设自己将拉琴变成了职业,那么我断然就没有了“不求甚解”那样的思想境界,我整天会忧心忡忡,陷入无尽的烦恼之中。什么修身养性啊,都离我远远的,以我的现实主义倾向和顽固,我只会一门心思用小提琴赚钱,并为赚得少而抑郁寡欢。

 

其实人的一生本质上真是没有什么意义,是好是坏、是早是晚都要死的,因而要随心所欲、尽心尽性,但不逾矩。上帝已死,人做什么事都是无罪的。但人在社会中总得考虑别人,所以还要讲点规矩。人在规矩中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这其中最关键的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给没意义的人生一点意义,以便活得自得其乐些。

 

话说回来,我还是希望想学小提琴的朋友们,不要过多地考虑,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自己怎样,也只有你在做的过程中才知道行不行。总而言之,要想做一件像学小提琴这样的事,不用征求别人的意见。最后,我想还是回到开始的话题,就是让小提琴成为生活有益的补充,总是以业余的心态来对待它。也许这样,小提琴在我们心目中才是永久美丽的,同时我们会感到充实却又少了没必要的烦躁。

 

您浏览过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