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协奏曲——维奥蒂和他的《第二十二小提琴协奏曲》赏析

发布日期:2011-11-24

导语:在上期的小提琴协奏曲文章赏析中,北京小提琴专卖店中国小提琴网小编与各位分享过一些著名的小提琴曲目,如《流浪者之歌》、《梁祝》等等,那么在今天的小提琴协奏曲赏析中,小编继续与大家分享的是法国古典小提琴学派的代表人物,被后人称为现代小提琴之父的G.B.维奥蒂和他的代表作品——《第二十二小提琴协奏曲》,一起进入今天的小提琴赏析吧!

       法国古典小提琴学派的创始人乔万尼·巴蒂斯塔·维奥蒂不是法国人,而是意大利人。欧洲各国的歌剧艺术最初都是由意大利人带去的,与这个情况相仿,小提琴艺术的种子也大多由意大利人播撒。现在一般的音乐爱好者对维奥蒂这个名字比较陌生,只有很热爱小提琴艺术或是学过一些小提琴的人们才知道维奥蒂,他的第二十二小提琴协奏曲是小提琴学生必修的曲目。如今第二十二协奏曲演出的机会不是很多了,但也还会出现在音乐会的节目单上,CD唱片的版本则很少见,近年来可见的只有帕尔曼录制的一张集锦唱片,收入了这首曲子,这是一张专为学琴的孩子们录制的唱片。

       维奥蒂生于1753年,卒于1824年,离我们的时代相距约两个世纪,他是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家,也是作曲家,写有约二百部作品,其中大多数是小提琴作品。在小提琴音乐史上维奥蒂代表着一个时代,有人形容他“是古典主义音乐世界崇山峻岭中的顶峰”。维奥蒂的几位学生后来都成了小提琴史上的显赫人物,他们是罗德、巴伊约、克勒采,他们几位合编的教科书里有一段文字可以帮我们找到维奥蒂在小提琴艺术史中的位置:“这件自然造化的乐器在音乐会上为主宰一切而听命于天才的需要,大师们的摆布给它涂上极其不同的色彩和情调。它在科莱利手指起落下纯朴而悦耳; 经塔尔蒂尼运弓发出的声音谐和、温柔、十分优雅;加维涅把它打扮得可爱而纯洁;普尼亚尼令它气度宏伟而庄严;至于到了维奥蒂手里,它简直变得无比的热情,无比的勇猛、悲壮而伟大。”维奥蒂的演奏风格里有一种崇高雄浑的力量,感情奔放、精神饱满,散发着高尚、刚毅的英雄气概。他对小提琴艺术的贡献不在于技术的探索而在于风格的建立。在维奥蒂的世界里,音乐代表着人类社会一切光明与正义,绝对不容轻慢。他在生活中的行为准则也像他在音乐中表现的那样高傲凛然,有一次,法国皇后邀请维奥蒂在凡尔赛宫开音乐会,演奏刚刚开始,便有仆人扯足了嗓门报告某某伯爵大人驾到,接着就是一片忙乱,然而伯爵还没落座,维奥蒂已经拿着琴拂袖而去,把皇室贵族们晾在那里。

       在维奥蒂的作品中最有价值的要算小提琴协奏曲,有29首之多。维奥蒂的时代古典主义已发展到全盛,浪漫主义因素正在出现,音乐的规模和内容都比巴罗克时期发展了许多,所以这29部协奏曲已经是很可观的数量了,在他身后再也没有人写过这么多部小提琴协奏曲。在整个十九世纪,不知有多少小提琴演奏者演奏过维奥蒂的协奏曲,直到现在,这29首协奏曲中的若干首仍是小提琴学生的必修课。作曲家们把这些小提琴协奏曲当做这类乐曲的经典文献加以研究,贝多芬在写他那部伟大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时把维奥蒂的第二十小提琴协奏曲当做创作的典范加以研究。

       第二十二协奏曲完全遵循古典传统,写成规矩的三个乐章,采取快、慢、快的对比性布局原则。第一乐章是奏鸣曲式,维奥蒂按照古典协奏曲的模式采用双呈示部,即由乐队先奏出乐章的呈示部,独奏小提琴进来再奏第二个呈示部,所以听这部协奏曲会发现小提琴发言很晚,要等乐队奏上整整三分钟,把乐章的基本轮廓勾勒一遍,小提琴才精神饱满地参加进来,奏出第一主题,这个主题昂扬奋进,富于英雄气概。这个乐章照例为独奏小提琴留下了大段的华彩,现在通行的版本是德国小提琴家费迪南·大卫编订的。大卫是门德尔松的好朋友,门德尔松的那首著名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就是为他写的。在第一乐章里不仅可以体验到热情奔放的感情,还可以在磊落刚正之余得到一些意外的喜悦,维奥蒂写了一些奇绝的走句,在出乎意料的地方令人为之振奋。

       第二乐章柔板,歌唱性主题有丰富的感情表现,内心体验细致而不乏激情。这个乐章有费迪南·大卫的修编版,他的学生约阿纪姆在上面又做过几处改动。约阿纪姆和勃拉姆斯是这部协奏曲热情的崇拜者,把它奉为小提琴文献中的精品。结尾的第三乐章是十分激动的快板,小提琴奏出的正主题坚毅果决,在几个插部的烘染下激起了沸腾的热情,涌向结尾的高潮。

       维奥蒂秉承意大利小提琴学派传统,融合法国音乐风格,又吸收维也纳交响乐经验,创立了法国古典小提琴乐派,他的29部小提琴协奏曲有一多半是在伦敦写的,但人们仍称这些协奏曲为“法兰西协奏曲”,以示风格的认定。建立一种风格,并且广开风气,使之在全欧洲具有广泛的影响,这使维奥蒂在生前身后享有很高声誉。

       令许多音乐爱好者不解的是《牛津简明音乐辞典》为什么要把维奥蒂说成是一个酒商,有人甚至为此而愤愤不平,认为是英国人故意轻慢维奥蒂,给他个霉头触触,以表示对法国文化的不敬。这个看法也许失之不察,维奥蒂在英国的声誉并不低于在法国,从1792年到1798年,在伦敦举办的著名的萨洛蒙音乐会上,他几乎每场都参加演出,所以他与海顿有不少交往,海顿在伦敦每有新交响曲首演,同台演出的经常是维奥蒂。海顿在伦敦写的十二部交响曲被称做“伦敦交响曲”,维奥蒂的小提琴协奏曲有一半写于伦敦,也被称做“伦敦协奏曲”。

       维奥蒂有关经营活动的经历一生中有过好几次,每次都不幸以失败告终。他曾经在巴黎和伦敦三次担当皇家剧院的院长或经理,每次不是遇上爆发革命就是惹上政治案件,再不就是在他经营的剧院里发生了严重的政治谋杀案,三次的结局都是狼狈不堪地逃之夭夭。剧院经营的失败与维奥蒂的管理没有什么关系,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社会动荡使之然也。维奥蒂真正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投资活动是在1801年,听了朋友的指点,他投资做酒生意,不出一年,便赔了个一蹋糊涂,宣布破产,还欠下了一笔巨债,一辈子也没还上。他那时做酒生意,实在是因为巴黎视他为保皇党,法国去不成了;英国又把他当做革命党,一度禁止他演出,衣食无着,才去做了那个倒霉透顶的酒生意,这就是他“1801年又返伦敦,成为酒商”的来由。

       维奥蒂一生中最成功的组织活动是在伦敦参与创建了爱乐乐团,这个乐团在1912年被授予“皇家爱乐乐团”称号,至今已有近两个世纪历史,是世界上最有声望的乐团之一。

       维奥蒂的《第二十二小提琴协奏曲》是音乐学院小提琴学生的教学曲目,在中央音乐学院校外水平考试中列入第八级曲目,《第二十小提琴协奏曲》也被采纳,列第六级,此外经常用做教学曲目的还有第二十三首。维奥蒂的这几首协奏曲是流传最广,产生影响最深远的。

您浏览过的商品